• 橄欖枝

見證|追逐愛–一位男同性戀不可思議的救贖故事 保嘉‧曲 Becket Cook

保嘉‧曲 Becket Cook

|時尚舞台設計師,男裝品牌店主,曾從事演藝及編劇事業

|美國南加州Talbot神學院神學碩士生

保嘉是位多才藝的設計師,曾經過著在荷李活時尚明星圈快意穿梭的生活。被邀到明星家派對是常有的事,例如到茱兒‧芭莉摩家後院游泳池或者黛安·基顿的度假屋,又或者飛去參加巴黎時尚周和電影首映禮派對…這些都能略窺一斑他曾經多姿彩的社交圈子。

保嘉出生於美國德州達拉斯市,家裡弟兄姊妹八個,爸爸是律師。九歲的時候,有一次保嘉到同學家過夜。那夜,他被同學的父親性侵了。當時年紀小且天性敏感的他感到害怕,不敢反抗,更不敢告訴家人,怕說了出來,爸爸一定會為他報仇恐怕會坐牢,於是保嘉選擇隱忍了,此後卻被對方一再侵犯。他以為,發生了的會變成過去,但不曉得,這給他的未來帶來了很大的影響。

青少年時期,保嘉跟朋友去泡同性戀酒吧,接觸了跨性別者群體,這讓他產生了點歸屬感,進一步把自己定位在與別人不同的心態裡。他開始受同性的吸引。

大學畢業後,保嘉在東京遇到讓他傾心的第一位男友,他以為找到了自己的角色定位甚至人生答案。然而兩年後,他們的戀情失敗告終。傷心失意的保嘉飛去了洛杉磯LA,轉向追求事業的成功。二十多歲的保嘉結識了一大班名校出來闖的年輕藝術家和創作人,他們都是非常聰明、幽默、成功,富有野心的一群,幾乎天天都有一起慶祝的理由,因為有人成功賣掉劇本給製片商,有人躊躇滿志籌備開拍電影,一班人為了追逐成功、追逐愛而奮鬥著。保嘉也作出了成績,並且遇上了一段又一段同性戀情,每次都不超過兩三年便以分手告終,失望的他常常想,人生到底意義何在。

保嘉很喜歡參觀現代藝術博物館,愛看戲劇小說,希冀透過藝術作品去找尋人生的意義。在紐約、倫敦都交往過男友的他,每次飛去倫敦看戲劇,不期然會選一些較嚴肅有深度的劇目看,想看看睿智的劇作家們會不會帶給他一點人生亮光。然而,戲劇帶給他的,只不過是描繪了人性的狀態,卻沒有解釋,更沒有解決的方法。貝嘉越看越感到空虛。他記得讀過奧古斯丁的一段話:

「我喜歡從寓言和小說中尋找意義,然而那是短暫的。我的錯誤是:我沒有到根源的創造主那裡去尋找快樂,美善以及真理,而竟從自身以及其他所有受造之物那裡去尋覓。(I enjoy fables and fictions which can only grace the skin.”“But my sin was this: that I look for pleasure, beauty and truth, not in Him, but myself and other creatures. The search left me instead confuses and errs.)」

保嘉深以此為共鳴。



此時保嘉的朋友中有一位已經達到荷里活星光大道星獎章的成功,而他自己也在努力著進步著。2009年,保嘉飛去一個巴黎時尚周派對。那天是慶功宴,與明星好友同坐席上,他拿著香檳,放眼看著身邊穿梭的名流,衣香鬢影,微醺狂歡,驀地,他的心頭湧起一陣空前巨大的麻木和空虛。保嘉對眼前的一切忽然感到極度無感,他心裡問自己:「人生就這樣嗎?就只這些了麼?!」沒想到那次竟成了他人生轉折點的一個契機。

回到LA,回到自己的生活。半年後的一天周末,保嘉和好朋友如常去泡咖啡店,正好碰上了一組人在咖啡店查經,引起了保嘉強烈的好奇。出生於有信仰家庭的他,早就覺得自己是家裡的黑羊,信仰和自己格格不入,基督教是甚麼早就不記得,也永沒想過要問上帝找人生答案。身處自由開放氣候的洛杉磯的他,對於此刻在咖啡館這個公眾地方竟然看到攤開的聖經,他感到訝異極了,加上耐不住好奇和好友的慫恿,趨前去詢問他們在做甚麼。當他們回答他們是基督徒後,保嘉問他們怎麼看待同性戀,這時有人如實地回答他,聖經看待這是罪。保嘉繼續跟他們聊下去,他驚訝自己居然沒有生氣地把手裡的杯子潑向對方然後揚長而去!後來,保嘉竟然答應了他們的邀請,下個星期天去他們的教會看看。

星期天,連保嘉自己都覺得不可置信,像他這樣自由開放的人真的會去教會,那應該是特斯拉無人駕駛汽車將他自動送進去才可能的吧!然而,他真的踏進去了。一進去他有點後悔,忘了自己以前可受不了這麼不酷的基督教音樂呢。但是聽下去,他竟然慢慢覺得還好,沒想像中那麼忍受不了。保嘉每次回憶時都愛調皮地調侃自己。


那天,牧師講羅馬書第7章。整整一小時,講台上的每一句話,保嘉聽得入神,內心產生了強烈的共鳴,覺得每句都很有道理,每句都如此吸引,他聽得不想停下。當牧師講完,讓有需要禱告的人上前來。保嘉心裡掙扎,怕自己的另類會惹人異樣的眼光,但迫切的心勝過了憂慮,他毅然走出了台前。牧師為他禱告, 他深深地被禱告震撼了,他驚詫於眼前這陌生人何以對自己有如此深的愛心,他第一次被一份無條件的大愛感動了。回到座位上,保嘉試圖整理思緒,就在那個當下,忽然間他開始流淚,痛悔崩潰式的哭,足有二十多分鐘沒有停,彷彿過了一個世紀,心中各種酸楚傾倒而出,他從前以為自己是在性上得了自由和解放的人,現在領悟到自己原來一直被性綑綁作了罪的奴僕。就在那時候,保嘉在靈裡頭忽然看見了上帝,他形容像是保羅在大馬色路上遇到主一般,彷彿他心靈上的眼睛有層覆蓋的鱗片被揭去, 又好像遮擋的幔子被分開!那一刻,上帝的真實、聖經的真實、耶穌復活的真實、永生的真實,電光火石般向他顯現,保嘉震驚了,他體會到一切都是真實的!

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教會回到家的,太震撼了,他非常疲累,只想馬上睡上一覺。睡醒了後,保嘉的腦海裡忽然又聽到「轟」地一聲,神的同在再次來臨!保嘉再次驚訝極了,這次他的領受比第一次更豐富!他幾乎跳起來,回應神說:「神啊,從今以後,我將生命歸給你!」

這過程似乎很瘋狂,尤其當他向一班朋友解釋時。信主後,保嘉如飢似渴地讀經,每天醒來,他也會不可置信於自己如此大的變化。但他越讀經,越發深信,聖經的每一處都讓他從心裡發出真實的相信。他每天渴慕地聆聽十多二十篇講道,並且涉獵如約翰‧斯托得的著作等屬靈書籍。後來,他受了感動決定全時間念神學,但他為要辭掉工作後如何交學費而發愁時,保嘉的屬靈導師為他禱告,然後告訴他不要擔心,神會為他預備。從收到第一筆愛心奉獻開始,在洛杉磯Talbot神學院的四年期間,保嘉一次又一次地經歷了神的供應和同在。

如今,神學碩士畢業的他接受教會、大學、大會及電台訪談的邀請,討論同性戀與文化相關的專題,並著有A Change of Affection: A Gay Man's Incredible Story of Redemption《改變的愛:一位男同性戀不可思議的救贖故事》一書,為他走出同性戀、為更新了的生命作見證。當被問到,是否會因信仰要守獨身感到委屈後悔時,保嘉說一點也不。他不懷念從前的日子。他透露,同性戀圈子的生活並不如名人同性戀公開展示的那樣美好,尤其是男同性戀界,很黑暗。他看了太多的多角戀關係,深具傷害性且混亂。保嘉認為自己童年的經歷給自己下了暗示性的預設 ,是被錯誤引導的性取向,他不排除日後會否受異性的吸引而能夠組職家庭,若不然就甘心為信仰守貞。他說,性是神所賜的美好禮物,但只有在一男一女並且在原本神心意所定的婚姻關係裡,性才受到保護,其他的性關係則和其他神所界定的罪一樣,人必須悔改走出來。


保嘉冷靜而喜悅地在電台訪談中敘述著他對信仰的熱情,他走出了從前令他迷失的情愛,找著了滿足而真實的大愛!



65 次查看